嚴懲考試違法犯罪 維護考試公平公正
發布時間:2019-10-08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9〕13號,以下簡稱《解釋》)于2019年9月2日頒布,自2019年9月4日起施行。教育部考試中心有關負責同志就《解釋》的頒布回答提問。  

  問:《解釋》的頒布對國家教育考試管理有什么意義?

  答:高考、研究生招生考試、成人高考、高等教育自學考試等國家教育考試是國家重要的人才選拔培養渠道,關系國家發展,關系學生前途,關系教育公平。黨中央、國務院歷來高度重視,社會也極為關注。考試舞弊是長期以來困擾國家教育考試的一個頑瘴痼疾,嚴重干擾考試秩序,嚴重破壞社會公平。近年來,各相關部門齊抓共管,考試環境綜合治理不斷取得成效,但助考違法犯罪活動依然猖獗,且呈產業化、高科技化趨勢。

  《解釋》的頒布,對國家教育考試具有非常重要和積極的意義,是依法治考的重要里程碑。一是體現了全面依法治國的理念,《解釋》明確了各類助考違法犯罪行為的認定范圍和量刑標準,為考試工作提供了堅實的法律支持和保障,有利于進一步推進依法治考。二是體現了重典嚴懲的立場,對考試違法犯罪分子形成強有力震懾,有利于進一步嚴厲打擊各類涉考違法犯罪活動,營造良好的考試環境。三是體現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導向,著力解決人民群眾關心的熱點難點問題,回應社會關切,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有利于進一步推進社會誠信體系建設,培育風清氣正的良好社會風尚。  

  問:當前國家教育考試面臨什么樣的安全形勢?

  答:考試安全是國家教育考試工作的生命線。近年來,國家教育考試安全面臨復雜嚴峻的安全形勢。一是考生規模不斷增大。近年來,四大國家教育考試規模逐年增加。2019年全國高考報名人數達1031萬,創近十年新高;碩士研究生考試290萬人,較上一年度增加21%。考生規模的增加,給考試組織工作各環節都帶來巨大壓力。二是考試管理難度大。國家教育考試組考工作“點多、線長、面廣”,工作要求高,規范管理、組織實施難度極大。三是考試外部環境嚴峻。近年來,竊取、販賣考試試題及答案的違法犯罪活動依然活躍,呈產業化、高科技化趨勢,作弊手段更加隱秘,作弊器材花樣翻新。四是涉考法律法規還需進一步健全。《解釋》的頒布在涉考法制建設上邁進了一大步,但教育考試仍然面臨著一些法律和行政法規的空白,例如對作弊器材違法生產、流通、販賣以及“助考”輔導培訓機構的工商注冊、經營管理等方面的治理,還需進一步加強。  

  問:國家教育考試考務管理體系主要有哪些內容?

  答:國家教育考試管理總的原則是:內外兼顧、標本兼治、齊抓共管、綜合治理。對內,要嚴格內部管理,不斷完善制度;對外,要會同有關部門齊抓共管、綜合治理考試環境。從治本來說,加強對考生的誠信教育,以預防為主,防患于未然;從治標來說,我們將配合司法機關嚴厲打擊“助考”犯罪團伙,絕不讓舞弊行為影響考試公平公正。經過多年的努力,目前已初步形成中國特色的國家教育考試考務管理體系:一是法律法規。《刑法》、《教育法》、《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法律法規中都有專門的涉考條款,對于沒有違法但違規的,有《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教育部第33號部長令)可依據處理。二是考務規定。國家教育考試有基本統一的考務工作規定,對考試組織的全過程、各環節均有明確、規范的操作規程。三是技術防范。建設具備視頻監控、網絡巡查、身份驗證、作弊防控等多項功能的標準化考點,對試卷的全部流轉環節無死角監控錄像。四是部門協同。教育部會同中央宣傳部、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等有關部委建立了國家教育統一考試部際聯席會議機制,各部門聯防聯控,齊抓共管,強化考試環境綜合治理。五是嚴格管理。嚴格選人用人,開展誠信和警示教育、四級全員培訓,逐級簽訂安全責任承諾書,簽訂誠信考試承諾書,建立國家教育考試誠信檔案,嚴肅查處違規違紀行為。  

  問:教育考試部門將結合新頒布的《解釋》開展哪些工作?

  答:主要是開展形式多樣的宣傳教育活動,切實做好配合工作。一是加大考試工作人員培訓力度。在考務工作業務培訓內容中增加《解釋》專題,立即升級《國家教育考試警示教育》視頻片,由權威人員系統講解,讓所有考試工作人員全面了解《解釋》內容并入腦入心。二是強化考生法制教育。通過宣傳《刑法》及《解釋》、簽訂《誠信考試承諾書》、發放警示教育宣傳資料等方式,把法制教育、誠信教育融入考試全過程,融入學生日常學習生活中,教育考生遵紀守法,營造“誠信守法光榮,違規舞弊可恥”的考試氛圍,引導學生知法、守法,誠信考試。三是強化考試招生規范管理。通過人技聯防、一崗多控等手段,強化對試卷的監管;通過標準化考點、反作弊器材和技術的運用,強化對考場的監管;通過嚴格選人用人、教育培訓和回避制度,強化對工作人員的監管。四是依法嚴厲打擊涉考違法犯罪行為。進一步完善考試安全治理體系,充分發揮國家教育統一考試部際聯席會議機制的作用,會同相關部門齊抓共管,綜合治理,依法嚴厲打擊助考違法犯罪行為,對涉考違法犯罪活動,保持高壓態勢,推動考試安全環境不斷好轉,全力保障國家教育考試安全平穩。

  

  

  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9年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65次會議、2019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通過,自2019年9月4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組織考試作弊、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代替考試等犯罪,維護考試公平與秩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現就辦理此類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規定的“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僅限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的法律所規定的考試。    

  根據有關法律規定,下列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一)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成人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等國家教育考試;    

  (二)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    

  (三)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國家教師資格考試、注冊會計師全國統一考試、會計專業技術資格考試、資產評估師資格考試、醫師資格考試、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注冊建筑師考試、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等專業技術資格考試;    

  (四)其他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門以及行業組織的國家考試。    

  前款規定的考試涉及的特殊類型招生、特殊技能測試、面試等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第二條  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在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中組織考試作弊的;    

  (二)導致考試推遲、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    

  (三)考試工作人員組織考試作弊的;    

  (四)組織考生跨省、自治區、直轄市作弊的;    

  (五)多次組織考試作弊的;    

  (六)組織三十人次以上作弊的;    

  (七)提供作弊器材五十件以上的;    

  (八)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    

  (九)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三條  具有避開或者突破考場防范作弊的安全管理措施,獲取、記錄、傳遞、接收、存儲考試試題、答案等功能的程序、工具,以及專門設計用于作弊的程序、工具,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二款規定的“作弊器材”。    

  對于是否屬于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二款規定的“作弊器材”難以確定的,依據省級以上公安機關或者考試主管部門出具的報告,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涉及專用間諜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偽基站”等器材的,依照相關規定作出認定。    

  第四條  組織考試作弊,在考試開始之前被查獲,但已經非法獲取考試試題、答案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擾亂考試秩序情形的,應當認定為組織考試作弊罪既遂。    

  第五條  為實施考試作弊行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 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三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的試題、答案的;    

  (二)導致考試推遲、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    

  (三)考試工作人員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試題、答案的;    

  (四)多次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試題、答案的;    

  (五)向三十人次以上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試題、答案的;    

  (六)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    

  (七)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六條  為實施考試作弊行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試題不完整或者答案與標準答案不完全一致的,不影響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的認定。    

  第七條  代替他人或者讓他人代替自己參加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四款的規定,以代替考試罪定罪處罰。    

  對于行為人犯罪情節較輕,確有悔罪表現,綜合考慮行為人替考情況以及考試類型等因素,認為符合緩刑適用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論處。    

  第八條  單位實施組織考試作弊、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等行為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相應定罪量刑標準,追究組織者、策劃者、實施者的刑事責任。    

  第九條  以竊取、刺探、收買方法非法獲取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又組織考試作弊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分別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二條和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規定的,以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和組織考試作弊罪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數罪并罰。    

  第十條  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以外的其他考試中,組織作弊,為他人組織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符合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非法生產、銷售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等犯罪構成要件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一條  設立用于實施考試作弊的網站、通訊群組或者發布有關考試作弊的信息,情節嚴重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的規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定罪處罰;同時構成組織考試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十二條  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被判處刑罰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職業禁止;被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依法宣告禁止令。    

  第十三條  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綜合考慮犯罪的危害程度、違法所得數額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況、認罪悔罪態度等,依法判處罰金。    

  第十四條  本解釋自2019年9月4日起施行。

重庆时时走势图